《当今奇人周兴和》励志小说连载之十四 ● 深明大义结发妻

周兴和背着铺盖卷走出看守所大门。

时值初秋,空气好不清新,天空好不高远,阳光好不灿烂!他抬头看了看久违了的蓝天和白云,看了看远方的山峦和绿树,眼前竟有些眩晕。当他收回目光朝前望去,眼帘里映出一个熟悉的身影来。

那是一个戴眼镜的中年女人。

aec379310a55b31938e941669571de21cefc17f5

这个女人,在周兴和被收审期间,和周兴和妻子王琼华到这里来探望了他好多回,除了给他送些香皂、牙膏之类里面需要的东西,再有就是嘘寒问暖,使深陷囹圄焦躁烦闷的周兴和感到无比的安慰。有时,这个女人还和妻子王琼华不约而同走到了一起,他们以姐妹相称,都在为周兴和的安危和前途担心。甚至,在王琼华天晚了或下雨回农村不方便时,她还把她接到自己家居住。

这个女人叫刘风琼,是盐亭县城郊旅馆的服务员。她得到周兴和今天要出来的消息后,专门赶到这里来接他。

这个人出现在周兴和最困难的日子里,恐怕也是一种缘分吧!

在周兴和进看守所的前一年,也就是1987年6月的一天,他和运输木材的驾驶员来到城郊旅馆住宿,认识了刚到这里才工作两三天的服务员刘凤琼。这个服务员,和其他服务人员一样平淡无华,刚开始并没有给周兴和留下特别的印象。当天晚上,他和喝得醉醺醺的驾驶员回到旅馆,敲开了值班室的房门。

半夜时分,一股烟雾从旅店的走廊里蹿了出来,引起了正在值班尚未休息的刘凤琼注意。她循着烟味找去,发现这烟雾是从周兴和他们住的房间里传出来的。她急急打开房门,看见喝醉的驾驶员床铺已被一个烟头点燃。情急之中,她打来一盆水噗地将火烟泼灭。继而,她大声的叫嚷把周兴和两人吵醒。周兴和醒来一看,也吃了一惊,面对恼怒的服务员,他连忙赔不是。

刘凤琼没给他们多说,被子铺单烧坏了,叫他们第二天自己去给旅馆领导解释清楚。

就是这次未遂的火灾,让周兴和与刘凤琼相识。一来二往,他们逐渐熟识起来。周兴和了解到,刘凤琼因丈夫早年去世,就她一个人拖着5岁的女儿相依为命,她艰难的处境让周兴和产生了同情;刘凤琼也了解到,周兴和家在农村,家里有一个由父母做主从小娶来的媳妇,还有4个孩子,生活也是很艰难的。刘凤琼钦佩周兴和的聪明能干,敬佩他为人耿直仁义;周兴和也觉得刘凤琼善解人意、贤淑重情,久而久之,两人逐渐引以为友。

周兴和一个人长年在外奔波,在生活上只能是自己照顾自己;刘凤琼作为一个带孩子单身女人,生活中也有许多不便之处。闲暇之时,两人有时在一起交流思想,谈谈心里的烦恼和苦闷,相互间也给予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由于思想比较接近,性情比较相投,久而久之,难免日久生情。特别是周兴和被关起来之后,刘凤琼常去看守所探望他,给了周兴和许多安慰,这让他从心底里感到温暖。周兴和慢慢读懂了刘凤琼的心思,一种朦朦胧胧的想法也从他内心滋长起来。

但,尽管周兴和与王琼华婚前没有什么感情基础,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之间观念、情趣、习惯等的差距也越来越大,可每当想到妻子这些年来和自己一起受苦受难、共同养儿育女的过程,周兴和心里就矛盾到了极点——怎么向妻子开得了口呀!

人的感情这东西很奇怪,只要有合适的土壤,就会在不知不觉间萌芽,最后顽强地顶破土层,生长起来。

周兴和被释放的当天晚上,刘凤琼向他明确地袒露了自己的心迹:“我知道,这几年,你和妻子都是分多聚少,感情平淡。我和你之间,照道理应该有一个完满的结局。但,我也很矛盾,也不希望伤害到你现在的妻子。”

“是呀,就是因为我和他是患难夫妻,我实在是不想伤害她……”周兴和沉默了一阵,说出了他的心里话,“其实,你是城里吃商品粮的,我是一个农村人,又没有钱……”

“我不在乎你现在有没有钱,我看中的是你这个人。”刘凤琼说,“如果你能在5天之内与王琼华办好离婚手续,我们就可以正式结婚,我全力支持你在盐亭创业。否则,我们就分手吧……”

周兴和低头不语,他思想激烈地斗争着。

“听我乡上的亲戚说,你如果能到盐亭来办企业,就能够申请10个农转非的指标。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可以去找那个亲戚帮忙,把你和孩子办到城里来……”

刘凤琼的一番话,让周兴和一夜没合眼。

天刚亮,周兴和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急匆匆就往农村家里奔去。回到家,全家老小见有惊无险归来的他,一片欢声,妻子拿出了家里平时舍不得吃的好东西,来为他接风。

天黑了,孩子们睡下后,周兴和与妻子有一场严肃认真的谈话。

当周兴和把自己与刘凤琼认识的过程,以及这次回来的有些想法如实告诉妻子后,他忐忑不安地等待妻子的反应。此时,四周静极了,只有煤油灯如豆的火苗,在山风里轻轻摇曳。王琼华听完周兴和的叙述后,她没有委屈怨恨,更没有哭天抹泪,而是久久没有吱声——这么多年苦难与艰辛的磋磨,她的心已经磨得很粗糙,遇事不惊了。

正当周兴和心里七上八下不能平静时,王琼华说话了:“兴和,我想了一下,我们不能让一家人都在这个地方困死,为了你和孩子将来的前途,我们干脆把婚离了吧!这样,你和孩子的户口,就可以更方便地迁到盐亭城里去了。在农村生活太苦、太艰难了,现在能弄到一个农转非指标多不容易哪!……”

“唉——”周兴和这声叹息,不知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叹了一口气,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连一向自诩硬汉的他,听了妻子的话,眼睛里也禁不住潮湿起来。

“那……你怎么办呢?”

“你放心,我个人倒没什么。以后能嫁人就嫁人,没有合适的,年纪大了我就带外孙就是了。”王琼华接着平静说道,“两个姑娘也大了,到时候我给她们找个人户,把她们嫁出去就是了。”

“王琼华,没想到天底下还有你这么宽容大度,这么深明大义的女人!”周兴和再听了妻子这番话,禁不住眼泪差点流了出来。停了停,他一字一句对王琼华说道,“我发誓,我周兴和如果将来事业有成,我绝不会忘记你,一定会报答你!”

1999年9月,周兴和践行了自己的诺言,专门为王琼华在成都买了商品房,把她和她再婚的丈夫一起接到了成都定居,让他们离开了贫穷的山区。他们在成都的生活费、水电费、物管费、医疗费等全部由周兴和承担。周兴和并承诺,负担到他们百年以后——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作者:舒德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