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奇人周兴和》励志小说连载之二十八 ● 猝不及防的较量

cb8065380cd7912326b55dc4fd6a3485b3b7808b

我国民间有句谚语:石头与瓦罐碰在一起,无论是瓦罐碰上石头,或是石头碰上瓦罐,遭殃的肯定是瓦罐。

周兴和真的是把别人想得善良了一些,把事情想得简单了一点。

从防火检测中心回来的第三天上午8点,果然李主任准时打来电话,叫周兴和立即赶到他们那里去解决问题。周兴和在车上想,这次去,还是采取息事宁人解决问题的方式吧:只要他们陪个礼,找个借口说声不是,那就算了,把产品重新检测一遍就是了。

可,周兴和错了。

当周兴和走进检测中心大门时,已经有几十个人在那里等着他了。这回的阵势,比几天前更威风更森严:院坝里停着两辆大客车,里面都装满了人,还有十几名整装待发的警察,有4辆警车闪着红灯随行。

“走吧,我们到另外的地方去。”检测中心办公室负责人对周兴和说,“坐我们的车,你的车不能开去。”

车开到一间大会议室外边停了下来。走进会议室,里面更是肃穆凝重:2台摄像机早就准备就位,四周坐着八九十个人,其中还有他们专门聘请来的专家组成员、公安派出所人员等。经打听,检测中心有67人,其中有14人是公安局和派出所的。

周兴和环视会议室一遍,立刻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今天他们是想拘留他。因为《治安管理条例》规定,凡影响单位正常工作、生活秩序的,就可以治安拘留。看那情形,是检测中心向当地公安机关报了案,请公安机关参与对周兴和的调查取证。如周兴和有构成影响他们正常工作秩序的行为,这一天就别想回家,直接就会被送进拘留所去了。

调查取证开始,会议的气氛肃穆而森严。

周兴和今天是一个人要对付几十个人的盘查和诘问。一开始,他沉着冷静地向与会者介绍了他们调查取证的经过,以及采集得来的证据,以证明检测中心的工作人员有损害他们公司的行为。在介绍事情经过时,周兴和暗暗庆幸自己当年在坐牢时,认真学习和钻研了法律知识,今天终于派上大的用场了!他讲解取证经过和获得的证据时,逻辑严密,法理清楚,有根有据,几乎无懈可击。

紧接着,由专家们组成的专家组,在公安人员的监督下,对防火检测中心检测电脑进行了检测,反复3次检测的结果,对周兴和他们送检的隔墙板检测54分钟是正确的!

会场的气氛更加凝重起来,全场的目光都注视着周兴和:看你还有什么话说!周兴和眼睛的余光扫描了会场一遍,有人如获重释,有人洋洋得意,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已经在跃跃欲试了。

“我可不可以向你们提问?”周兴和冷静了一下,平静地问专家们。

“当然可以。”专家组长回答。

“电脑是不是人在操作?”

“当然是。”

“既然是人在操作,那就可以作假嘛!”

“周兴和,我告诉你。”检测中心的领导坐不住了,他提高声音说,“我们检测中心今天到场67个人,其中有42人是党员,还有4位是老红军,自身素质、政治觉悟和党性都是很高的。我敢说,我们中心的人员是不会作假的,这么多年在我们这里从未有过作假的事情发生,我敢用党性保证!”

“那,尊敬的领导,我也告诉你。”周兴和镇定地反驳道,“我们在座的各位包括我在内,我敢说无论职务,还是党性,还是水平,都没有当年的林副统帅高,林副主席只差一步就是党的最高领导人,可他还要叛党叛国,陷害毛泽东。这么一点小事,难道就能绝对保证其中没有人作假吗?已经形成了事实和证据,你的保证和承诺有反驳的证据证明吗?”

在场的大多数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现在我要问第二个问题,你们为什么要把那个‘1’字擦掉呢?”

“我们擦掉的那个字是假的。”现场一位副主任回答。

“那么,请问:你们到底是把假的擦掉了,还是把真的擦掉了,留下了假的呢?”周兴和这句双关语问话难倒了所有人,一时间会场陷于短暂的沉默。停了一下,他接着说道,“我认为,无论这个字是真是假,都不应该擦掉,应该让公安机关来甄别取证,才是正确的做法。难道你们连这点都不懂,穿着公安制服毁灭证据,这应该属于什么行为呢?”

“好,那我们传证人。”检测中心领导拿出了杀手锏。

第一个证人出场说:“那天早上7点多钟,我起床去刷牙洗脸,先看见他们黄工在场,等我刷完牙洗完脸回来就看见那个‘1’字在上面。”

第二个证人也出场了,他说亲眼看见黄工在隔墙板上用粉笔在“54”前加了个“1”字。

会场的气氛而今不再是凝重,而是紧张了。周兴和只要不能对这个问题做出合理的辩解,那他和黄工立刻就有被拘留的可能。周兴和知道,构成证据的要素有:证人、证词、物证、书证、视听资料、鉴定结论、勘验笔录等。现场的争论进行了3个多小时,他把另外几种证据都给他们驳回了,可现在冷不防冒出来两个证人,一时间他也被难住了,望着天花板紧张地思索着对策。

“周兴和,请你回答问题。”派出所所长开始问话了,他那问话的口气已经分明是在审讯犯人了。

“刚才两个证人的话我没太听清楚,能不能再重复一遍?”

两个证人又把证词重复了一遍。

“我可以提问吗?”一瞬间,周兴和镇定下来,他急中生智问两个证人,“你们确实是亲眼看见黄工在隔墙板上写上了那个‘1’字吗?”

“我们确实看见黄工在隔墙板上写下了那个‘1’字。”两个证人异口同声回答。

“那,我问你们,当天你们为什么不说呢?”

两个人大概知道自己失职,都默不作声。

“这两个人素质有点差。”办公室主任大概见这两个人久久不能回答这个问题,也有些着急,他替他们开脱道。

“刚才这位领导说,这两个人素质差。”周兴和闻言立即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大家恐怕都清楚,低素质的员工,只有低素质的领导才会用!有了低素质的领导,就必然产生低素质的集体,在一个低素质的集体中,大家都会乱整,不按规矩办事!”

形势急转直下,所有人都哑口无言。

“鉴于今天这样的情形,请你们把录像资料保管好,我已经有了证据,现在我正式决定起诉检测中心,明晚请你们看四川电视台在播什么!”周兴和边说边收拾起桌上的东西,“通过这件事可以说明,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企业被你们坑害,我已经免费通知了他们,请你们准备好,我们再法庭上见!对不起,现在我走了。”

会场上静悄悄的,没有人阻拦,大家眼睁睁地看着周兴和几个人走了出去。

车快开到高速公路入口处,两辆警车突然挡住了周兴和车的去路。

“你们是要拘留还是要暗杀?”周兴和惊了一下,摇下车窗问道。

“周老板,你何必说得那么难听嘛!”公安局和派出所两位领导下了车,对他说道。

“我已经决定向法院起诉,这不是你们管辖的职责范围。”

“周老板,你的胆量和口才让我们佩服,想和你交个朋友,看你能不能给个面子?”公安局领导说,“今晚我们请你吃饭,不谈今天的事,只是交个朋友而已。”

周兴和看了两人一眼,他犹豫了一下,怕这是一场鸿门宴。想了想,他用手机接通了家人的电话,将今天会场的情况和两个公安请吃饭的事简单说了一下,尽管家人不同意,但他叫家人记下警车车牌号码,记下两人佩戴的警号,万一有什么不测,以好有点线索可查。

两个公安领导倒是遵守诺言,在吃饭时缄口不谈今天下午的事。饭后,他们将周兴和送到饭馆门口,这才开口说道:“周老板,我们还第一次碰上你这样的人。我们遵守诺言,吃饭时没谈正事。现在我们是朋友了,可不可以给你提点建议,听不听是你的权利。”

“既然是朋友了,朋友的话我当然愿听。”周兴和答道。

“你看这样好不好,这件事你也不闹,也不起诉。你不是要检测结果吗?我给他们说说,让他们在20天内给你检测出来,也不再收你的检测费了,产品你再送一下总该可以吧?”

“既然大家都是朋友了,我周兴和也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周兴和沉吟了一下,“好吧,样品明天我就送来。但,有一点要求,检测时必须通知我,我要在现场。”

“这没问题。”两位领导都答应道。

周兴和是个执拗的人,在产品耐火极限检测时,原本只需60分钟,可周兴和为了证实自己产品超强的防火性能和耐火极限,他的产品整整进行耐火极限检测是188分钟!其实,他对自己产品的性能最清楚,试验和实际使用早已证明,就连混泥土里包裹的工字梁钢被烈火融化为铁水,可以秸秆为原材料的五防轻质墙板也毫发无损!

面对实事求是的检测结果,防火中心的工作人员目瞪口呆,客观上已完全证明他们先前“54”分钟的检测是在作假。无可争议,最后只能剩下一道程序,他们只好在检验报告上——签字盖章。(作者:舒德骑)

转自:http://news.tntpapers.com/news/gundong/292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