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淄博:志愿军后代坚持正义被打残,凶手至今逍遥法外!

近日,本网接到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傅家镇营子村村民韩长吉的实名举报:韩长吉因反映村干部韩致勇侵占村集体土地私自建房的问题,被韩致勇打伤致残,由于区公安分局法医不予做伤情鉴定,打人凶手韩致勇至今逍遥法外。韩长吉这位志愿军的后代,为了集体利益坚持正义举报贪腐,却遭到村镇干部的恶意报复,给韩长吉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20210118100055679

据韩长吉介绍:事情发生在2008年9月29日,自己因向村委会及镇包村干部张成,反映韩致勇违法占地盖楼的问题,村主任董继光指使村委委员韩致勇带领二三十人追到他家,用铲车将他家的院墙推到,对他拳打脚踢直至其昏迷。在他昏迷倒地的情况下,韩致勇还用脚狠狠的踢他,一边踢一边说:“叫你装死!叫你装死!”随后扬长而去。在场的徐森拨打了110,但打了两次也没有出警。韩长吉的家人将其送往当地山铝医院就医。在医院期间,他的朋友给张店区公安分局打电话说明了情况,傅家镇派出所的干警赶到医院,为他做了询问笔录。山铝医院给他做了初步诊断:被人打伤头胸腹及全身多处,右腿失去知觉。CT查示,创伤性湿肺; 由于伤情较重,他随后被送到淄博市中心医院治疗。中心医院检查后对其诊断为:右腿外伤性神经源损伤,导致右腿无知觉瘫痪,脑外伤,创伤性湿肺,右侧眶内壁骨折(诊断中漏诊)。

20210118100152668-1

20210118100216194

韩长吉说:由于韩志勇托了关系,淄博市中心医院将他赶出了医院。他只好到张店区中医院继续治疗,中医院在对他做入院检查时,又检查出右眼眶内侧骨折。在住院治疗期间,傅家镇派出所给他开具了伤情鉴定通知书。他多次到淄博市中心医院的伤情鉴定门诊,请求做伤情鉴定,但区公安分局法医刘晓辉,始终以各种理由拖着就不给做。他被逼无奈进行逐级上访。区公安分局迫于上级的压力,在距案发九个多月的时候,为他做了伤情鉴定。淄博市公安局张店分局刑事科学技术大队,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检验意见书([张]公[刑]鉴[伤]字【2009】383号)载明:“其伤情不适宜进行轻重伤评定”。但区主检法医刘晓辉,在这第一份伤情鉴定书里,并没有采信中医院作出的检查结果。

20210118101129946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非常健康的身体,如今被韩致勇报复打成了残疾人,区公安局法医故意拖了这么久才做的伤情鉴定,竟然是伤情不适宜进行轻重伤评定。他转向法院起诉了韩致勇。2009年9月24日,张店区法院指定淄博骨科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为他作出法医临床司法鉴定结果:“1.脊髓损伤观察,2.创伤性湿肺,3.脑外伤观察,4.心脏病,5.右下肢瘫(神经源性),根据国家相关规定属八级伤残。6.右耳极度听觉功能障碍,属于八级伤残。7.右眼眶内壁骨折,属十级伤残”。虽然法院给评定了伤残,如果想追究韩致勇的刑事责任,还必须到公安部门做伤情鉴定才行。

20210118101248128

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他先后到省纪委、省市区各级信访部门进行上访,写实名举报信。迫于信访的压力,淄博市法医伤害鉴定中心为他出具了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重新检验意见书(淄法鉴【2010】字第23236号)。但是,韩长吉认为,淄博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法医队副大队长刘长清,伙同其他四名法医,故意将他右腿被打成神经源性瘫痪的原因,定性为腰椎间盘突出造成的,并且只字不提右眶内壁骨折这个伤情,刻意不采信中医院、骨科医院法医的检查结果,以及中心医院的漏诊诊断书及漏诊证明,因为这些都记载了他右侧眶内壁骨折这个事实。

20210118101429950

无奈之下,他选择到省里继续上访。2010年7月13日,淄博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派耿国栋、王京博两名警察和他一起前往山东省公安厅做伤情鉴定。他向物证中心递交了证据材料,省主任法医师董洪旺,要求他到山东省医学影像学研究所检查会诊。2010年7月16日,经过该单位影像专家的认真审查后,两位专家告诉他:1.腰椎退行性变,但右腿神经源性瘫痪不是腰椎压迫神经造成的。2.符合右眶内侧壁凹陷性骨折CT表现。

20210118101551854

这两份会诊报告足以证实,他被韩致勇打伤致残的确凿证据。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两份报告必须由市法医和派出所的民警一起送到省物证鉴定中心才行,他自己送去不受理。在他多次请求下,市、区法医也始终不去送。2010年8月23日,山东省公安厅出具了鲁公物鉴(法)字【2010】(275)号物证报告书。由于缺乏这两份确凿的证据,因此,没法公正的作出真实公平的鉴定结果。

20210118101930795

这份鉴定报告的结果在他的预料之中,他又去省市信访、纪委部门上访申诉。在他多次上访之后,张店区信访终于召开了联合会议,参加会议的有:省公安厅董洪旺法医、淄博市信访处长、市法医大队副队长刘长清、区分局张联来副局长、区法医大队队长李刚、傅家镇派出所朱旭所长。他向各位领导陈述了案情的全过程,还反映了自己的诉求。会议经研究决定:重新到省公安厅做伤情鉴定。之后,张店区公安局派法医田金涛、傅家镇派出所副所长何涛,到市局办理好一切送检手续,与他一同去山东省公安厅送材料。三人到了济南市之后,法医田金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拒绝去公安厅送材料,不管他如何请求都无济于事,田也不说明是什么理由,自己去送还不受理,一直等到公安厅晚上下班也不去,无奈他只好回家了。

但他始终坚信自古都是邪不压正,正义只会迟到但总会到来的。2018年4月10日,他又向中纪委派驻山东巡视组第九接待室反映了情况。4月16日,他接到张店区纪委和公安分局的通知,让他到张店区公安分局信访科汇报情况,区纪委派两位女同志到傅家镇镇政府接待了他,向他出示了中纪委的红头文件,但只让他看了文件的标题。他如实反映了情况后,纪委的同志说:“你回去等待处理结果”。之后,他又到区公安分局信访室,分局纪委王书记接访了他,他向王书记复述了自己上访的诉求。听了他反映的情况后,王书记又让他回家等结果。但结果没有等来,他却受到了更大的打击报复,生命安全也受到了威胁。2018年9月14日,中央扫黑除恶督察组来山东,他又向督察组反映了上述情况,而且提交了书面材料。到了9月24号,张店区公安分局信访科的一位女同志,打电话通知他,中央扫黑督察组的文件已到了区分局,让他等待处理结果,但同样是石沉大海。

他彻底绝望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作为一名志愿军的后代,遵纪守法坚持正义,却换来这样的一种结果,他想到了自杀,想用自己的死来抗议黑恶势力的罪行,后在家人和朋友的劝说下才放弃了轻生的念头。说起这些年的悲惨遭遇,他悲愤交加,唏嘘不已。

听了韩长吉的介绍,查看了他递交的证据材料,我们不得不佩服他这种坚持正义、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虽然十几年来遭遇了各种打击和挫折,但他从来没有放弃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因为他相信在习主席领导下的法治国家,不可能任由韩致勇及其保护伞违法乱纪、胡作非为的,他的冤情总会得到解决的。

但是,我们在佩服他这种精神的同时,也产生了很多疑问:韩志勇如此明目张胆的报复伤人,为什么就没人敢管呢?任由他违法乱纪、横行乡里?既然派出所给韩长吉开具了伤情鉴定通知书,淄博市公安局张店分局法医刘晓辉,是什么原因推拖了九个多月才给韩长吉做伤情鉴定?张店区法院指定骨科医院法医做的鉴定结果,韩长吉是两个八级、一个十级伤残,公安局法医刘晓辉为什么认为这样的伤残程度不适宜做伤情鉴定呢?市公安局刘长清等五名法医,为什么不采信中医院、骨科医院法医、以及中心医院记载韩长吉右侧眶内壁骨折这个事实的漏诊证明呢?田金涛为什么拒绝向省厅递交韩长吉的伤情鉴定材料?这些法医是受什么人指使?还是他们自己就是韩志勇的保护伞呢?警察的职责是保护人民群众的人身和财产安全的,这还是人民的警察吗?这不是对违法犯罪人员的保护吗?中纪委巡视组要求调查处理韩长吉反映的问题,为什么区纪委至今没有给受害人一个明确的结果?为什么韩志勇报复伤人、违法乱纪不但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竟然还当上了村书记?他够一个共产党员的资格吗?究竟是什么人在背后支持他?

因此,我们恳请各级领导及相关职能部门在百忙之中,关注一下韩长吉反映的问题。同时,我们也相信山东省、淄博市纪委监察部门也会尽快对此事展开调查及时处理,还当事人一个公道!本网将对此事跟踪报道。(记者 何平)
转自:http://www.hxxwzk.com/news/2021/baitai_0308/178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