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山市人大代表袁凤友涉黑巧夺矿权的敛金术

  2019年9月和2020年9月中旬,来自吉林省白山市同一个地区的二位企业家杨帆(女)、彭修文,分别将自己的实名举报信上呈中纪委、全国扫黑办、吉林省扫黑办,他们在举报信的每一页都亲笔签下名字,并按上了鲜红的手印。
  这二封举报信,不约而同的指向一位在当地称为黑社会老大,绰号“二袁”的人,他是白山市、区二级人大代表、人大常委、白山市乾一浓饮品有限公司董事长袁凤友。
  袁凤友1958年9月出生,这位62岁的企业家,在白山地区被公认为黑社会老大,生意在当地做的很大,开过煤矿、私设赌场,自称有后台保护自己,多年来在白山地区横行霸道、巧取豪夺。他看哪家企业有前景,效益好,就把黑手伸向哪里。他的敛财术及其恶劣,他开始以投资入股的形式参与企业经营,当企业利润高于抬款(高利贷)的利息,他就要企业利润,当企业利润低于抬款利息,他就要求按民间放贷利息结算。如果哪家企业不服从他的要求,他就组织黑恶势力采取非法暴力手段干扰企业生产,致使企业停产,给企业带来巨大损失。
  二封举报信呈现袁凤友巧取豪夺弘泰矿业、神龙矿业的劣迹曝光于公众视野。中央督导组等有关方面已把举报袁凤友涉黑涉恶线索,转发给吉林省纪委严查,结果被当地公安局查否,吉林省委第六巡视组巡视时再次发现问题,交省专案组复查后正在专案侦办,后期指向何方,值得关注。媒舆也将跟踪报道。
  举报人之一杨帆,是位女企业家,是白山市靖宇县弘泰矿业有限公司的出资者,实际控制人。弘泰矿业2017年被国家确定为水电矿产资源开发资产收益扶贫改革试点单位,也是东北三省唯一一家试点企业。杨帆在靖宇县上营子地区投资近6000万元,探明了5000多万吨的高品位钾长石矿。以袁凤友为首的黑恶团伙看到这个矿的探矿成果,感到这个矿有发展潜力,袁凤友等人要出1000万元霸占杨帆的矿,让杨帆退出弘泰矿业,被杨帆扬言拒绝。袁凤友多次扬言要花5000万元摆平,不霸占不罢休。袁凤友一伙人相互勾结,采取寻衅滋事、诈骗、强制交易、伪造国家机关公文、私刻印章、虚假诉讼、枉法裁判、诬告陷害、盗窃岩心、破坏企业生产等恶劣手段,强占矿山,企图非法开采,致使弘泰矿业无法生产4年之久。袁凤友等人的恶劣行径导致杨帆的矿关停、工人下岗、投资者利益和企业利益严重受损近亿元。国家级扶贫项目也无法开展,在一定范围内造成了极大的社会公害。
  白山市人大代表袁凤友涉黑巧夺矿权的敛金术
14325AF7-0
  被盗的岩心
  2017年5月10日,袁凤友操纵同伙人拉了六挂车的废旧淘汰采矿设备、建筑材料到矿上,把杨帆的矿给霸占了。还盖起了彩钢房,准备非法采矿。当天杨帆就向靖宇县公安局和靖宇县国土局报了案,由于他们有保护伞,有关行政部门无视他们的非法行为,导致弘泰矿业本应达产却停滞了两年。在这期间,杨帆多次多方上访都无济于事。今年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来吉林时,他们见势不妙才一夜之间撤离了矿山。相关人员涉嫌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而且占矿事件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特征明显,公安机关及相关职能部门的责任人涉嫌玩忽职守罪。
14325CB1-1
  用废旧淘汰采矿设备霸占场地
  在袁凤友等人霸占矿山期间,又伙同他人于2018年3月盗窃弘泰矿业的岩芯破坏生产。杨帆第一时间举报到靖宇县景山派出所,并将相关证据提供给派出所,应该说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但景山派出所直到2018年12月才在省巡视组来时立案侦查。岩芯是研究和了解地下地质和矿产情况的重要实物材料,而且具有不可替代性,岩芯丢失将严重影响探矿工作。袁凤友等人的行为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但景山派出所却以没有犯罪事实终止案件调查。
  袁凤友的敛金路
  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区神龙矿业集团,是一家以煤炭开采和销售为主的股份制企业,旗下经营多个井口和洗煤厂,曾经是白山市江源区的利税大户。2012年5月,袁凤友看好神龙矿业集团的发展前景,通过中间人介绍用4000万元参股神龙矿业集团,由此取得了神龙矿业集团旗下一个矿山的采矿权及探矿权的51%股权。袁凤友加入神龙矿业集团后,立刻变更集团法人并任董事长一职,他任职后,迅速把合作煤矿的管理团队全部撤换成他的亲信,将罪恶的黑手伸向了神龙矿业集团。2012年底,由于袁凤友管理不善,原本每年能盈利800万的煤矿亏损了1383万元,此时也有消息称吉林省即将响应煤炭产能退出政策,白山市多家煤企在列。袁凤友意识到煤炭行业前景不乐观了,立即变换套路单方面提出退伙,并以能给神龙矿业集团贷款7000万元为诱饵,通过威逼利诱的手段于2013年4月10日让神龙矿业集团彭修文为其签署了退伙协议和4000万元的欠条,同时注明了2分的高额利息。事后哪有什么贷款7000万元,这根本就是个骗局,袁凤友就是为了让其投资入股的4000万元“顺利”变成了神龙矿业集团的负债,而且不按公司法规定清算,不承担合伙经营煤矿亏损带来的损失。
  神龙矿业集团当时尚有2亿元的固定资产,为了企业的生存转产,通过招商引资顺利找到合作伙伴开发金矿。2014年底,袁凤友得知神龙集团要开采金矿,便要求变更与神龙矿业集团欠款协议和欠条,他拟的新协议要求神龙矿业集团注明因其退股欠他的4000万元是用来买金矿的。可是这4000万元与金矿一点关系都没有,况且,金矿也不是神龙集团独有的,还有其他三个股东,因此神龙矿业集团拒绝在协议上签字。袁凤友的目的没有实现,于是在白山市中级法院将神龙矿业集团以民间借贷6800万元,未履行欠款协议为由起诉神龙矿业集团。并把神龙集团与其他合伙投资人共同经营的价值4亿元的金矿违法“超标的物”保全查封,同时还查封金矿2000多万元的矿石产品。查封后,袁凤友带领其黑恶团伙成员在金矿入口的公路上非法设立“监管站”,设立挡车杆封锁金矿入口,随意拦堵过往车辆,把一辆运输矿石的卡车被他们非法扣押近4个月,给货主造成直接损失就达20万多元,袁凤友非法设立“监管站”强行拦赌金矿运输车辆,干扰企业正常生产,给金矿造成巨大经济损失。
14325A528-2
  袁凤友的野心不止于此,他在白山地区涉赌、涉毒,非法放贷数额巨大,在他横行霸道的背后,他有强大的保护伞。袁凤友巨额贿赂过吉林省人大原副主任周化辰、省应急管理厅原厅长霍云成、省公安厅原副厅长刘培柱、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原院长邢吉安,他们就是袁凤友的保护伞,袁凤友也自称说“他们都是我铁哥们,在白山没有我摆不了的事”。袁凤友在司法系统的能量有多大,从他的“铁哥们”阵容就能看出一二。
  袁凤友是地下组织部长,白山公安系统中层干部的任免都得听他的
  在霍云成(正接受省纪委审查)任白山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期间,袁凤友能干预白山市司法系统市、县、区及各分局的中层干部调动,他甚至能利用各种手段决定中层干部的前途,在司法系统谁想提职调动得先问问“二哥(袁凤友)”。因此,袁凤友在朋友圈里被公认为编外组织部长,办事非常“好使”。
  2012年,袁凤友请白山市公安局江源区分局经侦大队大队长李建明(正接受省纪委审查)吃饭,袁凤友说以前与合伙人陆军在非洲一起淘采砂金时赔了500万元,听说现在陆军赚到钱了,要求李建明帮助他把和陆军合伙时赔掉的500万元弄回来,办完了给李建明10%的办案经费和好处费。后来李建明真的把陆军抓了回来,帮助袁凤友拿回了500万元,可袁凤友只给李建明拿去了10万元,李建明认为袁凤友给的太少了,10万元根本无法解决办案经费问题,就没有收钱。袁凤友很恼火,就去找了时任江源区公安局局长马树军,当着公安局很多人的面说要扒了李建明的皮,马树军知道袁凤友和上层关系密切,就说:“二哥,你看李建明也没收你的钱,要是收了,我可以扒他皮,没收,我怎么扒?要不你来当这个局长吧。”袁凤友直接就火了,撂下一句,“我连你的皮一块儿扒!”就恼火地走了。
  后来袁凤友以曾经帮贾某找李建明办过事,袁凤友代贾某送给了李建明10万元为由,告李建明受贿。李建明虽然提前将10万元退给了袁凤友,也没能避免牢狱之灾。李建明因受贿罪被判了一年徒刑。马树军则因李建明供认其为了谋取职务晋升向马树军行贿10万元事发,马树军被调查后数罪并罚,被判了三年半徒刑。二人因未按袁凤友指令办双双落马。
  法院已成为袁凤友家的“公堂”
  袁凤友惯用其可以控制的“法律”手段,以“合法”名义霸占他人财产。在邢吉安任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期间,袁凤友不交诉讼费就可以打官司,白山市中级法院法官高明义将袁凤友与神龙矿业集团的合伙退伙纠纷认定为民间借贷,神龙矿业集团向法院提出各项合伙证据后,法官高明义告诉神龙矿业集团退伙纠纷需另案处理,他处理的就是民间借贷。可神龙矿业集团以退伙纠纷向法院提起诉讼时,却被立案窗口告知,神龙矿业集团的案子需邢吉安同意才能立。因此,在邢吉安的操纵下,神龙矿业集团在省各级法院立案窗口无法立案,就连后期立案采取登记制后,神龙矿业集团申请破产的案件在各级法院立案窗口依然无人敢接。
  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帮助袁凤友执行过程中更是胆大妄为。因袁凤友计划霸占整个金矿,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将神龙矿业集团仅占部分股权的金矿整体查封、拍卖,必将侵害其他案外人权益,因此导致案外人提起异议,可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敢在同一法院对同一事实利用完全相悖的理由作出两个自相矛盾的裁定书,对案外人提出的异议予以驳回。
  白山市中级法院执行法官鹿贵金在袁凤友的操纵下,违规选择评估机构、操纵评估、随意篡改听证会调解笔录、抽出卷宗中对袁凤友不利的重要笔录、违法将另案执行款2500万元执行给袁凤友造成另案申请执行人巨额经济损失、违规对当事人随意采取不正当的法律手段非法刑拘等行为实在是太无法无天了,再加上袁凤友保护伞的纷纷落马,在众怒和铁证下鹿贵金最终才被批准回避,目前正在接受上级有关部门的调查。媒舆也将继续跟踪报道。
  被打死的刘民
  以袁凤友为首的黑恶团伙有恃无恐、行凶作恶。袁凤友的儿子袁忠涛常年贩卖毒品,涉嫌杀人犯罪,逍遥法外多年,去年8月份又因寻衅滋事罪被逮捕。
  2014年6月8日,因袁忠涛贩卖毒品与刘民产生毒资纠纷,袁忠涛在白山市宜宾小区云鼎游戏厅将刘民殴打致死。袁凤友通过刘培柱等公安系统的“保护伞”,删除现场录像,毁灭证据,司法机关对这起重大杀人案件的当事人袁忠涛仅做出了相对不起诉处理。很多人都知道,刘民是袁忠涛打死的,袁凤友给死者刘民家属赔偿了96万元,中间人也得了很多钱,最终该案件由袁忠涛同伙李凡顶罪,李凡被判了7年,袁凤友给了李凡一次性补偿40万,每月还给其家属生活费,承诺释放后给他买住宅楼。袁凤友通过刘陪柱等关系帮助李凡在狱中获得了两次减刑共16个月。同年7月,袁忠涛因打死刘民一案在司法管制期间,又因毒驾肇事致使同车人员死亡,再次通过私了的形式解决了,此案在白山地区影响极坏。当时袁凤友找到金矿老板彭修文说他儿子又出事了,让彭修文给准备300万元平事儿,由于彭修文也没有能力拿出这么多钱,说30万50万的可以帮助借一下,结果他嫌少,说彭修文糊弄小孩呢,把彭修文一顿臭骂。
  多年来,袁凤友的儿子袁忠涛经常在社会上寻衅滋事、打架斗殴,在刘陪柱等高级别“保护伞”的保护下,明明是袁忠涛寻衅滋事惹事打了对方,往往都会变成对方的责任。王洪玉曾经因得罪了袁忠涛,被袁忠涛找茬还手后,就被定为黑社会判了18年,对袁忠涛却没有任何处罚。
  犯下罪恶总是要受到惩罚的。2020年8月份,在白山市公安局的指挥下,临江市公安局成功打掉了以袁忠涛为首的寻衅滋事犯罪团伙,目前已抓获袁忠涛、田大东、王海峰三名犯罪嫌疑人,被临江市人民检察院逮捕。当地人拍手称快,为民除了害。可是,袁凤友却向社会朋友放言,公安局抓了我儿子,是为了保护我儿子,过了风头就放出来了,我能摆平。
  袁凤友不遗余力巧取豪夺疯狂攫取不当利益的违法行为,全是为了一己私利,“人大代表”代表的只是他涉黑涉恶团伙和上层保护伞的利益。
  袁凤友的罪恶行径,当地许多企业家深受盘剥和打击,却摄于黑恶势力的威胁,敢怒不敢言,民怨极大,他现在经营的白山市乾一浓饮品有限公司也是利用其黑恶势力所得。中央政法委已下定决心铲除黑恶势力,受到百姓的欢呼,而站在一方稳定的角度,任何时候除恶都是第一要务。袁凤友与当地的腐败分子形成的利益集团,如何打破这个利益链条,让中央以法治国的政策执行下去,保持社会安定团结是一场攻坚战。(文/牛一强)
  来源链接:http://dnfzw.cn/flyz/381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