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达州一在建机场建设中被实名举报盗取近亿国家财产

——调查组长却是被举报人,质疑官商勾结地方政府无作为?

《备注:迁建机场现命名为金垭机场》
  近年来,网上一直不断有唐华山实名举报山西机械化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达州机场建设项目部,在承建达州迁建机场建设时将已经验收合格的P8区透水层地方部分材料又偷运到下一个施工点,以此循环,偷工减料,弄虚作假,盗取国家财物,初步估计将造成国家损失近亿元等方面的信息,还以《荒唐!被举报人成为调查组长》、《太黑!达州法院判断了葫芦案》等文章详细说明了情由,笔者为求事实真相,进一步作了调查了解,很多方面让笔者十分震惊。
  2020年11月10日上午在四川达州一茶楼,实名举报人田某向笔者讲述:他是2018年5月2日与甲方山西机械化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签订材料购销合同,工程项目为四川省达州民用机场迁建工程项目场道土石方与地基处理及排水工程(二标段)工程。2018年7月27日,他和唐华山晚上7时半左右在施工现场,亲眼看见项目部组织了多台大型作业机械(装机、推土机、挖机、大型运料车等)30余台,将验收合格后的P8区透水层材料,偷运到其它区域,在后面的时间里其它区域验收合格后,又将验收合格后的合格产品偷挖出来运到下一个区域,以此类推,循坏式的偷运,初步估计山西机械化所承包的标段有60%的都被偷运走。
(附偷盗时现场照片)
  他和唐华山见到这一情况后,将当晚所发现的真实情况及现场偷运图片交给了项目部经理王东,当时王东失口否认,说他们没有偷挖偷运,但他后来在现场发现他们仍然在继续盗运。田某和唐华山说,项目部偷运的每一片场地他们都知道(项目部偷运的时间基本都在晚上的9至10点左右),现在他们仍然可以带相关部门去现场指认。同时田某还向笔者讲到,他们曾向监理等部门及业主等单位用书面材料反映过,可事过有一年多仍没有处理,也无人重视、整改。在举报的中途项目经理也曾多次找他们谈,项目部以欠他(田)材料款为威胁,叫他把反映偷盗运材料的事情说清楚,否则就不付材料款。直到2018年末,其他几个供应商都付了,就剩下他的不付。在2018年10月7日,项目部经理也找了他们老板在西外的凤凰大酒店里与他谈,当时项目部老板自己介绍说他叫吕某,吕某说达州机场整个工程都是领导安排给他的,叫他和唐华山等不要向上面举报了。项目部经理王东说“唐华山在到处举报我们,你把这个事给我摆平了,我就给你付材料款”。他说唐华山去举报是事实,因你们弄虚作假是事实,他向上举报,是他对工程负责,跟我送材料、收材料款无关。
  还有让田迷惑的是,2019年向信访和纪检委举报过一次,他举报和信访的材料转眼却被转到被举报单位山西机械化部门了,回复也由该单位纪检的名义来回复,田说,他不知道这样的举报和信访有什么实质意义?难道国家的举报和信访条例是形同虚设还是专门忽悠老百姓的?今后谁还敢还愿意去伸张正义、信访举报?国家和相关职能部门的公信力何在?这真是贼喊不捉贼了?
  后来,笔者也联系到举报人唐华山,采访时,也向笔者讲到,他曾向达州市交投、达州市交通局、达州市纪委、达州市政府郭市长、市委包惠书记、达州市财政局、达州市审计局、市人大等也投诉过,甚至向省里和国家职能部门都举报过。可从举报至今已有两年之久,仍没有任何单位和个人书面式回复过,唐华山还说,因投诉的每一个单位都是书面的,在投诉当中,达州交通局监察部门姓王的负责人还在电话威胁他说:“姓唐的,不要到处告了,因为牵连到很多领导”;交通局副局长彭铸也拿过1份市委包惠书记签字的文件,上面签有“严查、严惩,彭铸局长说必须要挖开看才晓得,可彭铸局长又说现在没有时间去。唐华山接着对笔者说:迫于舆论的压力,2018年10月,有关职能部门请了与他们有利益关系的所谓“第三方”抽点检测,就按他们自己说的算,但最终作假的检测结果仍是最多80公分,与设计要求1米仍有较大差距。这与施工质量要求还是有很大差距,紧接着唐华山将施工图纸展示给笔者看,笔者看到按要求是100cm,而且还没有正负差。唐华山同时还讲到,后来他们确实也指定了一个地方钻芯取样检测,但检测的结果他们看到的最多只有四五十公分左右,可对方非要说有八十公分以上,我要求开挖检测,可对方又不干,在当时要求开挖检测时,填埋在透水层上只有两三米,很容易开挖的,可对方坚决不肯。当时钻芯取样的钻芯设备(管)敲打出来只有四五十个鹅卵石(石子),透水层厚度最多40-50公分(有视频和照片为证);这次调查的合格报告居然有九十几公分,作假数据如此随意,肆无忌惮;当看到这份报告让我十分吃惊!
  2020年4月,达川区法院在审理案子时,提取的调查组据证据证明其中也只有80CM,2020年4月调查组报告里,五个透水层钻孔数据1.1米,1.25米,1.00米,1.97米,0.80米,请问调查组0.80米符合1米的设计施工要求吗?明明差了0.2米;1.9米的数据,超出了标准0.97米,这样按图纸施工吗?法院还采信这样的报告,合格合理合法么?被举报过的调查组怎么会愚蠢地自己证明不合格呢?
  唐华山还说,如果透水层超过八十公分,他愿意负法律责任,判他死刑都可以。唐华山说,后来交通局、市纪委、信访、民航局等各大政府部门一起商谈出了“旋转成孔,钢铜护壁,当事人现场指点检测”方案,可交通局就是百般刁难,万般阻止,从未按举报人指定的位置开挖检测,政府一起商讨定下的检测方案至今成了风中的承诺。
  据实名举报人唐华山讲述到,在他不断的举报后,达州市交通局不但不正视问题查清问题,反而以涉黑为由强压他。(附交通局打压威胁举报人涉黑的文件)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2019年初他就把交通局和调查小组庇护山西机械化的事情通过网络论坛公开举报,向政府部门单位举报,然而2020年4月在没有通知举报人监督之下,反而再次将被举报的交通运输局作为牵头人组织成检查组,被实名举报的交通局副局长彭铸又被作为调查组长,这样的调查结果公众可想而知了!
  被举报单位和个人不但没有受到任何处理反而实名举报人转过来反而被被告人冤枉起诉,起诉事由却是名誉侵犯,要求举报人赔偿,法院不但不伸张正义,也是偏信偏言,举报人提供的材料、证据和证人不能被认同采纳,被举报人举报的单位和人提供的作弊调查报告等却被采纳,唐华山说到此处,激动万分,含泪硬咽,这个社会难道就没有公理了?难道习主席倡导的法治社会在下面就成了另一个世界?难道党中央倡导的八项规定就不执行了,难道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损失就不追究了?难道盗取国家财产的坏人就任由逍遥法外了?
  据知情人告诉笔者,唐华山他们当初也找过不少媒体,开始也有正义的媒体和媒体人来关注采访过,可后面就没有结果了,听说是受了领导的指令,不允许关注和采访报道此事。
  笔者尝试着与曾经前往达州关注采访的媒体记者进行了联系,回复的是此事不便于说,望理解!笔者不明白,媒体及媒体人就应该履行职责,坚持客观、公正、中立的鼓与呼,为正义代言,为何牵涉到达州迁建机场这件事上就没有媒体和媒体人敢于鼓与呼、为正义代言了?如果真没有问题,政府和职能部门为何又不让媒体发声?
  笔者将继续关注此事的进展,也相信法治中国绝不是空号!
  《备注:迁建机场现命名为金垭机场》
  亮剑:采写于达州

来源:http://www.cnsdxinwen.com/html/shehui/20201122/2910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