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德旗下“趣接单”套马甲非法运营为何屡禁不止

近日,有媒体不断曝出,“套马甲”无证运营在多地屡屡被罚的“趣接单”平台,竟是高德打车变相下场运营的“白手套”。一时间,一直以来以“第三方电子商务信息服务平台”自居,并没有取得网约车平台经营的行政许可,也不承担承运人主体责任的高德打车被推上了舆论风口。
那么,“趣接单”到底是个什么网约车平台,为何高德打车宁可冒着被关停的风险,一次次无视行业主管部门的监管规定,突破聚合平台的法规界线,背弃聚合生态的初心,在网约车市场违规运营一路狂奔呢?
(一)屡遭投诉的“趣接单”
10月16日,河北张家口宁远机场附近,一名无证网约车司机为逃避检查,驾车将一名交通执法人员撞倒在地,导致该执法人员不幸身亡。事后,当地交通运输部门和公安机关调查,该涉事司机来自高德旗下的“趣接单”。事故发生后,从10月22日开始,张家口市交通运输部门暂停高德“趣接单”在当地的运营。
事实上,这不是“趣接单”第一次被行业主管部门处罚。2022年12月28日,有网友向洛阳市交通运输管理部门举报,“趣接单”在洛阳没有运营资格,套用同样没有运营资格的365约车非法运营,严重扰乱网约车市场价格,并允许无证司机注册绑定,损害双证合规司机的合法利益 。
2023年7月3日,浙江宁波市交通运输局行政执法人员对四川货娃科技有限公司未取得经营许可,通过趣接单APP擅自从事或者变相从事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活动罚款1万元人民币。业内人士指出,四川货娃科技公司明面上是“趣接单”的母公司,实则是高德打车聚合平台旗下的服务商之一,说白了,其真实身份或许是高德打车变相下场非法运营的“马甲”和“白手套”。
据媒体曝出的信息得知,截止今年8月,“趣接单”已覆盖全国300多个城市,套用过包括及时出行、风韵出行、携华出行、鞍马出行、妥妥e行、365约车、及时出行等多个网约车平台的“马甲”,并在多个城市运营。
媒体公开报道显示,近两年来,关于“趣接单”打车服务质量差、平台管理混乱、安全事故不断、乘客维权艰难,尤其是“趣接单”无视网约车管理规定,“套马甲”从事网约车经营的投诉在全国各地不断。
(二)谁在力推屡屡犯规的“趣接单”
综合“趣接单”被各地行业主管部门处罚的原因,基本上都是“擅自从事或变相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严重侵害合规网约车经营者的合法权益。”
那么,屡屡被罚的“趣接单”为何底气十足,屡屡被罚之后依然能够违规运营?
知情人士透露,“趣接单”是高德旗下近年来新兴的一种聚合平台打车软件。目前,“趣接单”在许多城市运营中并无营业执照,也没有取得网约车行业经营许可,属于一个违法运营的打车平台。
公开资料显示,“趣接单”是起始于厦门未来出行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一款司机接单应用软件。虽然目前厦门未来出行科技有限公司已将趣接单运营等业务转给四川货娃科技有限公司,但其背后依然存在高德打车的影子。
粗略统计,仅仅两年来,“趣接单”套用过的“马甲”就包括及时出行、风韵出行,携华出行、鞍马出行、妥妥e行、365约车等数十个运力平台。
这让人不免心生疑惑:一个中小网约车平台,规模不大,为什么能够引来这么多家网约车运力平台入驻?并且,在“趣接单”运营的城市,同样也存在着“被套马甲”的网约车平台,他们之间并没有隶属关系,但是甘愿被“套马甲”。不仅牺牲自身平台的利益,还冒着违规被罚的风险,究竟图了什么?这一切背后究竟有什么猫腻?
带着诸多疑问,深入了解不难发现,果然,“套马甲”在多地非法运营的“趣接单”来头不小:能调动这么多网约车平台的数据资源,且迫使他们甘愿牺牲自身利益的,只有既是流量方、又是派单方的网约车聚合生态的主导者——高德打车!
这就不难理解,“趣接单”作为2021年才开始浮出水面、一个并不入流的网约车平台为何如此强势。
但是,另一个问题是:高德打车不惜破坏派单和流量规则,如此积极地为趣接单“输血”是 为了什么?
随着调查的深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趣接单是一直以“流量方”自居的聚合平台高德打车变相下场运营的“马甲”。
知情人士透露,“趣接单”将中长订单切割在一个独立的接单端口上,只分派给特定的司机群体。这在无形中既增加了部分特定司机群体的收入,也增加了“趣接单”平台的收益。
另一个惊人的真相是:“趣接单”平台上的司机可以根据自身需求,自行调节接单距离、订单金额、顺路程度等。由于其接单模式不同,这部分司机在“趣接单”平台上接到的都是高价的优质单,而大部分司机只能接“一口价”、特惠这样的低价单。
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高德打车旗下聚合了300多家网约车平台,却只有“趣接单”的司机能接到更高价值的订单。
(三)谁来规范不断违规的“趣接单”
众所周知,以高德为代表的网约车聚合平台和以滴滴打车为代表的自营运力平台的区别,是前者只提供流量入口,撮合交易形成,不负责司机和车辆的管理和运营。
和所有聚合平台一样,高德旗下的“趣接单”走的是轻资产模式,他区别于网约车自营运力平台,需要自己组建庞大的运力团队、客服团队、安全培训团队和司服团队等,而“趣接单”几乎不需要运力团队,也不必在运力方面进行大的投入。
而其收益是相当可观的。
“趣接单”从开始运营至今大约短短三年时间,其发展速度和发展深度出乎人们预料,每天接订单多达80万单,以高德公司每天承接订单量约800万单算的话, “趣接单”接单量约占总量的10%。
这都还是大单。
近水楼台先得月。“趣接单”的派单逻辑就是利用高德聚合平台的优势,自己给自己派单;不仅可以自行定价,还能优先接单,是一个典型的集调度员、裁判员和运动员于一身的伪平台。
通过趣接单干扰网约车派单的公平性。作为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的“趣接单”,高德打车如此做法,完全违背了聚合平台的初衷。
今年4月26日,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公安部办公厅、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办公厅等五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切实做好网约车聚合平台规范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对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的网约车聚合平台及合作网约车平台公司要公开曝光;要督促落实明码标价等要求,网约车聚合平台不得干预网约车平台公司价格行为。
《通知》尤其强调,聚合平台不得直接参与车辆调度及驾驶员管理。
高德打车变相违法从事网约车业务, “趣接单”通过直接参与车辆调度及驾驶员管理,违背了交通部等五部门要求做好网约车聚合平台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精神,也违背了他们的初心。
作为聚合生态中流量的主导者,高德打车开发趣接单的目的就是流量方变相非法下场做网约车运营。“趣接单”的存在,意味着高德打车开始“突破聚合平台界限,变相从事网约车业务”。 这对于一直以“信息服务平台”自居,并没有取得网约车平台行政许可,也没有承担承运人主体责任的高德打车来说,显然有变相违规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的嫌疑。
“趣接单失去了平台的公允性,也打破了网约车生态平衡,破坏了网约车平台派单公正、公平的运营机制,对于绝大多数网约车司机来说是不公平的。在网约车的管理上,也无形中增加了交通执法部门的管理成本。”洛阳市交通运输综合执法支队一位负责人说。
高德聚合平台对外一直宣称其主要功能是帮助中小网约车平台成长,给中小网约车平台提供派单信息服务,从中获得佣金。
然而,在利益面前,高德打车或许是经不住诱惑,开始亲自下场“捞金”了。
规范屡屡犯规的“趣接单”,或许该是动手是时候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