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奇人周兴和》励志小说连载之十六 ● 守诚信身负巨债

天色阴霾。看样子又要下雨了吧?

周兴和强打精神,送走了来谈业务的几个客人后,一下就瘫倒在了藤椅上,一动也不想动——几个月来没日没夜的工作,十几天以来在高原的奔波,他太疲惫了,真想一头倒下睡上几天。

但他还睡不着,脑际里还有许多事在盘旋。

就在这年春天,周兴和来到成都,参加了和平建材加工厂的承包竞争。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在3个承包人激烈竞争中,条件逊人一筹的周兴和,却被厂家选中了!

这固然有周兴和业务熟悉、口才出众等原因,但围绕这场竞争,更显露出他的精明睿智。

在厂方召开评审会前,周兴和仔细分析了其他两个竞争对手的情况。这两个对手,一个姓王,一个姓贾。姓王的人是文革中的造反派头目,神通广大,能说会道,且趾高气扬,这是他主要的竞争对手;而另一个姓贾的人,诚实憨厚但略显呆板木讷,周兴和对他倒不担心。

面对这样的境地,该怎么办呢?周兴和苦苦地思索着。

在竞争评审会的头一天,机会来了,周兴和突然看见和王姓同来的那个保镖,他不由得灵机一动。这个保镖身高1.8米,人长得剽悍发达,但头脑却很简单。周兴和上前对这个保镖说:这回承包,你们老板当这个厂长已经确定无疑,但还需要你助他一臂之力!保镖问:我怎么助他一臂之力?周兴和说:这个问题简单,你就把前次在三台第二建筑公司收款时,把他们财务科长打得钻办公桌的经过,讲给那些评审的领导听就行了,这些领导看见王老板有你这么铁杆的兄弟帮忙,自然就更放心让他当这个厂长了!

第二天评审会上,这个保镖果然不负众望,按照周兴和的指点,他绘声绘色地自我表演了一番——结果,会还没开完,领导们就宣布:经过评审,和平建材加工厂由周兴和承包!如此结果,让王老板和他的保镖面面相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半天也没回过神来!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讲,周兴和也是在替这个厂解围:如果让王姓这个人来承包,由于此人胆大自私,这个厂肯定不但不能扭亏,说不定还会陷入更深的危机啊!

披星戴月,夜以继日。周兴和承包建材加工厂后,没有辜负全厂职工的期望,调动了他的全部智慧和精力,仅仅用了4个月时间,就扭亏为盈,不但填补了该厂90多万元的亏损,还盈利60余万元。周兴和企业管理的才华,在这里已逐渐显露出来。

按照承包合同规定,此时周兴和应该分得盈利的40%。或许是该厂想留住周兴和,他们提出合同要修改,改为一年分一次盈利。正在周兴和与厂方尚未统一意见时,周兴和得知三台县电站需要一批木材,他拿上工厂介绍信,就去了小金县林业局。连续十几天,他长途奔波,终于把这批木材从小金县深山运了出来,送到了三台电站。

可周兴和没想到,就是这批木材,又让他结结实实栽了个跟斗!

唉,确实太累了。此时,从高原回来的周兴和躺在藤椅上,刚合上眼睛,却觉得两只眼睛越来越痛,越来越胀。他揉了揉眼睛,眼泪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或许是高原的风沙吹进了眼睛,或许是夜以继日太劳累,两天前就开始发作的急性结膜炎,此时已叫他疼痛难忍了。

不行,得回家进医院去看看,顺便休息两天。他捂着眼睛走出办公室,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又回过身来,挂通了成都犀浦储木场赵场长的电话:“喂,赵场长吗?木材已经运回来全部交给电站了,总货款是87000元。我得了急性结膜炎,要回家休息几天,你抓紧时间到三台电站收款!”

“哦,知道了知道了。”赵场长答道,“我马上就去办。”

这个赵场长,和周兴和是多年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了。多年来,周兴和经常在他们那里先销木材后付款,付款从来没有延过期。当周兴和拿着加工厂介绍信去找他时,他说:我信任的是你这个人,而不是你这介绍信。周兴和说:现在这个厂我承包,你的信任我和这介绍信都一样。当时,周兴和从铁二局调了13台汽车,运输这批木材,除去运费净赚了12000余元——好了,现在事情办妥了,周兴和该去治眼睛了。

“喂,兴和,你这回怎么不守信用了,到现在都还没把货款打到我账上来。”谁知,15天后,赵场长突然给周兴和打来电话,催要货款。

“我回盐亭以前,不是早叫你到三台电站收款么!”

“当时我没太在意。”赵场长答道,“从来都是你把款打到我账上呀!”

周兴和有点急了,连忙邀约赵场长赶到三台电站——经查询,款早在12天前,就被和平建材厂副厂长王某转到邛崃一家公司账上,把货款全部分掉了!

见此情形,赵场长捶胸顿足,着急了:“兴和,我是相信你才把木材赊给你的,这个事该由你来负责!”

周兴和也很着急:“可我半个月前就叫你收款,这不该怨我呀!”

“兴和,这件事我固然有错……”赵场长口气软了下来,他有些悲切地说道,“可,这么多年来,我都是那么信任你,你总不能为这么一件事,把我的饭碗都打脱吧……”

就这一句话,一下把周兴和的心说得软了下来,他沉默了——是呀,尽管这事是他的错,可这些年来他是那么信任我,不能就这件事把他的饭碗打脱啊!尽管周兴和在商场上滚了这多年,但他对有些生意人中那种尔虞我诈、相互算计的伎俩是深恶痛绝的。但,自己也是腰无半文的一个穷光蛋,家里老婆孩子还等着他拿钱回去买米买盐呀!这5万多块钱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笔巨款啊!该怎么办、怎么办呢?……

“老赵,这样吧,你也不要太着急。”周兴和想了一阵,“你在这里喝喝茶,等我一下,我去想想办法。”

“兴和,你别……”赵场长欲言又止。

“老赵,你想到哪里去了!”周兴和认真对他说道,“你放心,两个小时之内,我保证把货款借来给你垫上!”

就在赵场长将信将疑忐忑不安的等待中,周兴和跑遍了三台所有朋友处,他汗流满面地回来,将筹集到的5万多块钱货款交到了他手里。

“兴和,这、这……”赵场长真真被感动了,他拿着钱的手在微微有些颤动,“生意人中,像你这样守诚信的,实在太少了、太少了……我回去后马上起诉到法院,一定要把这笔钱要回来!”

周兴和的这一举动,有一段时间,还被传为三台、盐亭一带生意场上的佳话。

“表面看,周兴和是亏了,实际上他是赢了。”一位在大学教经济学的朋友听完笔者给他讲了这个事例,他评价道,“他赢得了道义,赢得了信誉,进而赢得了市场。他的这种行为,这表明了他能够成就大事,为他以后事业大的发展,奠定了社会基础。”

此话真是太精辟了!周兴和的一系列举动,首先感动了当地目睹这个事件全过程的一个领导者。这个领导者虽官位不高,但他可不是一个平庸之辈,而是个全国知名的风云人物!这个人叫陶远林,当年全国第二个人民公社的创建者——成都平原郫县“红光公社”的党委书记。人们耳熟能详的那首“麦苗儿青来菜花儿黄,毛主席来到咱们农庄,千家万户齐欢笑,就像那春雷响四方……”的歌儿,就是为这个人民公社而创作的。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和朱德委员长、以及邓小平总书记等中央领导都多次接见过他,十大元帅中除罗荣桓外,他接待过9人。毛泽东主席的秘书田家英1960年在四川调研期间,在近一个月时间里,就是和他抵足而眠的。

就是这个陶远林,通过周兴和讲诚信负巨债这件事,他看中了他的人品,感佩他的诚信和义气,所以在周兴和创业最艰难最关键的时候,向他伸出了援助的友谊之手,使他度过难关——当然此是后话了。

但,打官司的结果,却令人沮丧而愤怒。赵场长回犀浦后,起诉了和平木材加工厂,当地法院两次判决他胜诉,可成都市中院却两次发回重审。官司拖到最后,成了一场跑不到尽头的马拉松。周兴和不但没讨要回来一分钱,连承包企业应该获得的钱,也一分钱没有拿到——这让周兴和第一次体会到了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打民事官司的特殊性和复杂性。(作者:舒德骑)

转自:http://www.rmfzjj.net/shehui/422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