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融媒体曝光河北沧州一企业被套路贷祸害导致停产

【套路贷】是对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假借民间借贷之名,诱使或迫使被害人签订“借贷”或变相“借贷”“抵押”“担保”等相关协议,通过虚增借贷金额、恶意制造违约、肆意认定违约、毁匿还款证据等方式形成虚假债权债务,并借助诉讼、仲裁、公证或者采用暴力、威胁以及其他手段非法占有被害人财物的相关违法犯罪活动的概括性称谓。
(文/崔少仁)2020年5月9日融媒体“瞭望沧州”发了一条“沧州税务系统一领导干部被实名举报”的视频,视频上标有“新京报”、“我们”字样,据视频里主要人物宋某霞说,这是新京报记者给曝光的一条新闻。
16068737381138973422IMG_2935fc6f28a32c0d
视频主要内容是,宋某霞实名举报沧州市渤海新区税务局副局长刘某杰,因为她遭遇了以刘某杰、白某林等人的套路贷。据视频资料,刘某杰确为沧州市渤海新区税务局工作人员,刘某杰也承认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宋某霞曾经因为资金需求,经秦某瑞介绍向刘某杰的亲戚白某林贷款260万元一事。作为税务局工作人员刘某杰曾经两次前往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做放款前期的考察。
既然是借款260万元,约定还款就好了,视频中宋某霞为何说她遭遇了套路贷呢?这当中都发生了什么?
16068737381582709305IMG_91675fc6f28aaea4a
当事人反映,因资金需求经秦某瑞介绍,宋某霞所属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于2015年1月10日与白某林签署了租出《租赁合同》,约定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将位于黄骅市开发区昌骅大街东的厂房及土地的使用权,包括2台315千伏安变压器等一切供电设施设备,以总价款260万元的价额租给白某林,租期为2015年1月10日至2035年1月10止,计20年,合约每年租金13万元。在2016年2月1日之前由白某林付给宋某霞所属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指定账户。
还是在2015年1月10日当天,白某林又与宋俊霞所属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签署回租的《租赁合同》。约定中,白某林将刚刚租到手的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位于黄骅市开发区昌骅大街东的厂房及土地的使用权,包括2台315千伏安变压器等一切供电设施设备,又转租给宋某霞所属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租期2015年1月10日至2017年1月9日,计2年,第一年租金66万元,第二年租金96万元。还约定,如到期不续签租协议,又不能将房产、土地使用权交给白某林,则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按照每年126万元向白某林支付土地、房屋占用费,连交20年,现已连续起诉3年。
16068737401479012630IMG_67035fc6f28c62ec3
这个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真是个冤大头!两份租赁合同对比一下,同样标的物,一天之内租金就从租出的13万元一年,涨到回租的第一年66万元、第二年96万元。如果不续约,每年还得以126万元缴纳土地、房屋占用费?这个放款人白某林岂止是赚高利息,简直就是巧取豪夺一夜暴富!据当事人说,这个《租赁合同》其实就是一个幌子,目的是为了掩盖一桩私人借贷获取高息的真相。真实的是,宋某霞所属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向白某林接200万元,秦某瑞借白某林60万元,共计260万元。租出与回租的两份合同均是在放款人白某林要求下签订的套路贷合约,当事人也是知情人秦某瑞就此事亲笔写了书面证明。
1606873741899265982IMG_12425fc6f28dc32b8
无独有偶,白某林与位于河北省沧州市沧县沧东工业园区的沧州岳钢五金制品有限公司签署的租出与回租《租赁合同》与白某林与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签署租出与回租《租赁合同》,是同样的情况,同样的模式。而且河北岳钢公司和沧州岳钢公司为同一个法人。然而,据(2018)冀0983民初1781号《河北省黄骅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内容显示,“双方所签租赁合同未实际履行,签订该合同目的系规避高息贷款。因此原、被告名为租赁实为借贷,原告(白成林)主张原被告之间系民间借贷关系本院予以确认。”据此判决,白某林与沧州岳钢五金制品有限公司签署的《租赁合同》实际为民间借贷,所签《租赁合同》当属虚假。所涉沧州岳钢公司的借款已经还清。
1606873743693498437IMG_43635fc6f28f3067e
然而,放款人白某林于2017年9月28日,以2015年1月10日与宋俊霞所属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签署的回租《租赁合同》为由,将宋某霞所属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起诉到黄骅市人民法院,要求判定:1、租赁合同有效且继续履行,将租赁物交给白某林;2、解除宋俊霞所属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回租合同,支付租金96万元及土地房屋占有费94.5万元。同样是在黄骅市人民法院,同样的事实,白某林因套路贷而签署的虚假合同提起诉讼,原告白某林是否有虚假诉讼之嫌呢?
啼笑皆非的是,在诉讼文书及开庭传票未送达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的情况下,2017年7月15日黄骅市人民法院就该案直接缺席开庭。黄骅市人民法院并于2017年11月24日出面调解,调解是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付给白某林166万元,还叫宋某霞签了财产抵押,标的为166万元,却将6台价值1000多万元的设备抵押给了白某林。2018年3月13日黄骅市人民法院给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出具(2018)冀0983执143号《执行裁定书》,对6台设备进行查封。之后的2019年1月,白某林又向黄骅市人民法院起诉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要求支付6台设备的占有费。这时,宋某霞仔细查看黄骅市人民法院《调解书》才发现抵押成了抵顶,6台价值1000多万元的设备,再无任何第三方评估下,直接给抵顶了166万元。两份虚假租出与回租《租赁合同》引发的荒唐事件,是法院胆大?还是幕后有人主使呢?
为了达到催收套路贷的目的,放款人白某林以2015年1月10日与宋某霞所属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签署的回租《租赁合同》为由,伪造过户申请手续,将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两台315千伏安变压器过户到30公里外以白某林的岳父于某松为法人的黄骅市京骅石油产品有限公司的名下,并于2019年4月1日将法人代表由于某松变更为刘某杰的儿子刘震,然后向黄骅供电公司申请停电。直到2019年12月23日,在当地多方部门协调下,黄骅供电公司才将两台变压器重新更名给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在停电9个月期间,给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正常生产造成重大损失。这又是谁在配合放款人白某林利用虚假的回租《租赁合同》侵害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的合法权益呢?
租出与回租的套路贷,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位于黄骅市开发区昌骅大街东的厂房及土地的使用权,包括2台315千伏安变压器等一切供电设施设备等财产产权皆归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所有的现实,是谁给了放款人白某林目无法纪的胆量,在没有得到产权所有人同意下,擅自将租赁来的物产直接给过了户?停电9月之久,直接造成河北岳钢数控设备有限公司停工停产,其行为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
1606873744771889184IMG_32515fc6f29050bf2
据悉,宋某霞实名举报的沧州市渤海新区税务局纪检书记刘某杰,身为国家单位工作人员,多年来长期从事司法案件代理,已然成了专职法律工作者。有群众说,这个刘某杰本事不小,在黄骅市人民法院管辖范围内,只要是刘某杰代理诉讼案件,基本都能打赢官司。这个不务正业的税务局纪检书记刘某杰,知情人都是闻之色变,恐避之而不及。如今,这个刘某杰又将司法案件代理接力棒传给了他儿子刘某。
知情人透露,白某林只是一个表面的高息放款人,实际幕后主事人是沧州市渤海新区税务局纪检书记刘某杰。他们长期以租出与回租为幌子,表面由白某林出面签署租出与回租协议,实际是达到规避高息放贷目的。尔后,向黄骅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与其套路贷后期索款形成完美的结合。
据悉,黄骅市鑫磊水泥制品有限公司、河北双利铁路电气化器材有限公司也于2016年3月与白某林签署过租出与回租协议。我们不知还有多少人?多少企业?受放贷人白某林之害,其租出与回租的套路贷影响覆盖面之广,受害人之多,实属罕见。
经新京报融媒体视频曝光之后,刘某杰、白某林一伙套路贷放款人为何还能稳如泰山,谁在给他们打伞呢?我们不得而知!受害人的合法权益能否得到依法维护?我们拭目以待!
【资料】“套路贷”犯罪的发展蔓延,不仅直接侵害被害人的合法财产权益,而且其中掺杂的暴力、威胁、虚假诉讼等索款手段又容易诱发其他犯罪,甚至造成被害人卖车、卖房抵债等严重后果,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诱导不明真相的群众参与借贷行为,造成了个人和家庭财产损失,影响了个人学习和生活,严重侵害了人民群众合法权益。
【资料】2019年9月3日报道,自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全国公安机关严厉打击“套路贷”违法犯罪活动,共侦办“套路贷”团伙案件1890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8651人,破获各类刑事案件18790起,查扣涉案资产161.76亿元。

来源:法制与社会  http://www.fzyshcn.com/Live/C6312660WS6Y.s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